塔城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佛系90后小伙隐居山林捶打出自己的繁华世界

2019/11/10 来源:塔城汽车网

导读

现在的90后,都喜欢什么呢?有的酷爱街头艺术、有的喜欢和朋友出去旅行,有的则喜欢不断变化的互联网世界。大多数的他们,年轻、充满朝气、喜欢

佛系90后小伙隐居山林捶打出自己的繁华世界

佛系90后小伙隐居山林捶打出自己的繁华世界

现在的90后,都喜欢什么呢?

有的酷爱街头艺术、有的喜欢和朋友出去旅行,有的则喜欢不断变化的互联网世界。大多数的他们,年轻、充满朝气、喜欢热烈,像是一团火。虽然口口声声称自己为“佛系青年”,但你却仍然能够在他们身上看到——燃烧着的旺盛的生命力。

固然,也真正佛系的90后,陈英泽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个。

像绝大多数福建人一样,陈英泽笃信佛教。

佛系90后小伙隐居山林捶打出自己的繁华世界

如果你和他生活在一起,一定会被他很不90后的生活方式所惊讶。从早八点开始,从他景德镇的小屋子里,就会发出有规律的、响亮的叮当叮当声。而陈英泽就低着头坐在这不大的地方,用小锤子一遍遍敲打着手中通体泛着雪白光泽的银壶。

陈英泽的职业是金工师,换种说法,也可以是“打银匠”。从他手里诞生的银壶,每只都像是一个繁华世界。

这只银壶的名字叫“峦”。

银质的哑光壶身,让它看起来像静水流深,又像被白雪覆盖。山峦沟壑自然地从壶底蔓延至中间,过渡有着奇妙的平衡。壶盖上的异石是点睛之笔,让这个壶超越了“壶”的本身,看起来倒像是一副泼墨山水。

制作这样一个壶,陈英泽大约需要花费50天的时间。

在这50天里,要把一块银变成一个如此精美的银壶,需要10几个冗杂的步骤。从溶银、到定尺寸,还有一遍遍的毛坯、粗坯、精坯,到最后的表面肌理锤击,他几近每天都是全身心地投入其中。

现代化的机器铸出一只银壶,或许只需要1分钟。可在陈英泽看来,那些流水线批量生产的死板商品,不像1捶捶打出来的有生命力。

每锤下去,轻重缓急、角度高低,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。前期陈英泽的手稿只是很模糊的雏形,他喜欢在创作的进程里,让银壶逐渐定型。因此虽然叮叮当当打银的声音千篇一律,但从陈英泽手里出来的壶,造型不一,你根本找不到复制的路径。灵感每天都在变化,而摩挲着银器的手和锤,就成了陈英泽和作品沟通的方式。每锤对陈英泽而言,都是一次对未知的探索。

“对我来说,打十次也好,打八万次也好,都是一次创作。每锤敲一次,都给我一次新的指引,也让我更加清晰地知道这个壶未来的模样。”

一切都是未知的,因此他享受这样震颤的“修行”。

从第一个壶诞生,到今天已整整6个年头。

6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从日复一日的捶打让这段记忆充斥着响亮的回响,也一锤一锤加深着他与银壶的牵绊。

说到陈英泽与银壶的缘分,大概要追溯到很小的时候。自幼时起,他爱上了国画,尤其是山水。而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后,他学习的是金属工艺与设计。因此他将山水画的韵律与层次融于金工造物当中。他人作画用毛笔宣纸,陈英泽是以锤为笔,以银为布。

你能在他的作品里发现许许多多属于山水画的痕迹。比如他喜欢错落的线条、喜欢有疏离感的留白,喜欢黑与白的比较感。

本来他的工作室开在南京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决然决定把工作室搬到陶艺师云集的景德镇。

这里无数茶壶匠人们的经典作品,和美丽的风采,给了他更多的灵感。每到周一,陈英泽必去的一个地方是景德镇著名的鬼街。这里有满目琳琅的古董手作器皿,造型生动,也能激起陈英泽的创作热忱。除去鬼街和呆在自己的工作室打银,他最喜欢做的就是爬山。大自然中的一切——山峦、溪流、枯木,甚至是地上的鹅卵石,他都能悉数融进自己的作品当中。

你在陈英泽的银壶上,能看到大自然的肌理。那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,在这样一个精致的手工艺品中得以还原。

在这些复杂因素的加持之下,你很难用简单的辞汇去形容陈英泽的作品。饱含着宗教、山水、仙气、生命与自然之大美的银壶,小小一方天地,折射着陈英泽清澈如银,却又经历千锤百炼的灵魂。

《名物志》为您讲述一直在坚守的人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