塔城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女子撞破领导好事结果领导的做法让她不能接受

2019/11/09 来源:塔城汽车网

导读

戴雨潇将精致的羽觞捏在手心,慢吞吞的在走廊上晃。香醇的红酒随着摇摆的姿态,在杯子里晃动着,就像她的人,散发着凌冽的诱人味道。权力、金钱、

女子撞破领导好事结果领导的做法让她不能接受

戴雨潇将精致的羽觞捏在手心,慢吞吞的在走廊上晃。香醇的红酒随着摇摆的姿态,在杯子里晃动着,就像她的人,散发着凌冽的诱人味道。

权力、金钱、醇酒和美人,充斥着孤单和浮华的酒会,正在楼下热闹非凡的上演着

可这样的热闹跟她并没有太大关系,安静的廊里空无一人,无端的,庄语岑那张清俊的脸跃至眼前,徘徊不散。受够了她的骄傲是吧?不想再忍耐她的孤傲冷漠是吧?就算是吵架,怎样能骂出这样的话,也许,这才是真心话?

戴雨潇晃晃脑袋,把他的脸在脑海中抹去,轻啄了口红酒,她嘲笑了声,被父亲讨厌,被姐姐排挤,被大妈嫌弃,呵呵,再多加一条,被未婚夫难以忍受,又有什么关系。

“不要啦……”微弱的声音带着轻喘,在静寂的夜晚显得清晰。

戴雨潇的脚步顿了顿,停在了1间隐蔽而又华丽的房间门口。

“都说不要啦……”

“啊……求你……”

“谁来救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压抑的,分不清是愉悦还是痛苦的呻.吟在空气中飘荡,刚喝下去的两杯红酒正在戴雨潇的头脑里发挥着奥妙的作用,半似清醒又半似疑惑,可怕的场景跃上脑海。难道,在这样高级的场所也会有罪行产生?

犹豫了下,已然微醺的戴雨潇推开了房门。房间里看不到人,可那粗重的喘息声却在绵密的飘荡着,戴雨潇屏住呼吸,朝阳台上走去。

及地的纱幔随着微风舞动出妖娆的姿态,戴雨潇缓缓的靠近,猛的挑起了纱幔的边角……

宽阔的阳台上,女人背对着戴雨潇,衣衫半褪,雪白而光洁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,裙子层层叠叠的堆在腰间,两条修长的腿像水蛇一般,牢牢的箍在男人的腰上。男人的一只手带着残虐,扣着女人雪白的臀部,随着他的撞击起舞。

戴雨潇看的到的一侧,女人涨满而又饱满的柔软带着桃红色的粉艳,被男人的手揉捏着。而女人的手臂则如蔓藤一般紧紧的扣着男人的背,仿佛透不过气来,美丽的脖颈微微向后仰着,随着男人的抽动发出娇媚的低喊。

只隔着两步远的距离,男人俊美的五官清晰的撞进戴雨潇的眼底,深如海洋的眼珠,如漩涡一般,恍如能吸噬人的灵魂,天底下居然有这样一个人,可以将邪恶与纯净完善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会到极致。

惊为天人!

戴雨潇脑海里突然就蹦出这四个字,她很想夺门而逃,可男人蛇一般冰冷的眼神让她定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。

觉察到她的怔愣,男子仿佛对她的表情很满意,邪气的唇角微微上扬,恶意的抓住女人的腿,越发猛烈的律动起来。

戴雨潇倒抽一口气,血液轰的一声全部冲上脑门。

而背对着她的女人突然叫了起来,发出一阵阵放浪的声音,恍如在祈求男人更猛烈的对待。

男人在停了几秒之后猛的抽出,利落的整理好自己,女人如破碎的布娃娃一般跌落在地,仿佛已经没有力气再动。

戴雨潇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,几近是立刻放下纱幔,拔腿就想跑,却被男人一个箭步上前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
她进退两难,瞪着眼前邪魅的男子,气味不稳,话语凌乱,“抱歉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以为……”

地上的女人尖叫一声,扯起衣服手忙脚乱的遮挡自己,尖着嗓子,“啊!你谁啊!出去啊!”

戴雨潇认出她是最近很红的影星娜娜,原本这样的宴会,玩的是宾主皆欢,这样的场面也并没有什么,可错就错在,她不应该一时正义感泛滥,却搞不清楚状况,乌龙的撞见了他人的好事。

“慕少!”娜娜不依的叫着身旁的男人,后者正用灼热的眼光盯着戴雨潇。

听到这个称呼,戴雨潇一愣,这个名字,当然听过。慕氏团体身份尊贵的大少爷慕冷睿,情场浪子的名气更比身份让女人着迷。让无数女人昼夜遐想的完美情.人,名媛淑女挤破脑袋竞相追逐的极品男人原来就是他呀。

戴雨潇盯着他小拇指上戴着的晶透尾戒,忙乱渐渐平息,不屑涌上心头,他都不介意给别人看了,她还介意甚么。

慕冷睿看着眼前恢复高傲神态的女人,穿着浅紫色的紧身礼服,胸口的深V一直到肚脐上方,半透明的布料之间,细小的珍珠串成扇贝的形状,遮着高.耸的浑圆,却遮不住隐约的春.光。

后背也是一片清凉,鱼尾一样的裙摆紧紧的裹住细长的腿,显得既高贵又性.感。

此刻,戴雨潇粉色的果冻唇紧抿着,看慕冷睿的眼神就知道,她就不应当一时心软答应设计师的软磨硬泡,穿上这件和她平时的风格不怎么搭的晚礼服。

“放开我!”戴雨潇盯着被捏的酸痛的手段,怒目相视。

很是享受这样的娇嗔,慕冷睿邪气的扯起嘴角,“哈,生气了?宝贝,满意你看到的吗?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?”

说完低头去看地上的娜娜,“不介意吧?”

娜娜表情自然,仿佛并没有生气,戴雨潇微怔,难道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寻常,还来不及细想,身体已比思想快一步,一记火辣的耳光啪的甩在慕冷睿的脸上,“下流!”

没有料到她的性子这么烈,慕冷睿偏着头,伸出舌头舔了舔发麻的嘴角,这记耳光打的可真重。

冷笑了下,这才转头,冰冷的眼光看着呼吸不稳的戴雨潇,使劲1扯,把她牢牢的按进怀里,低头吻上那张因为生气而微微张着的嘴。

慕冷睿的舌头强悍的撬开她的唇齿,戴雨潇羞愤的咬他,刺痛感让他很快退了出去,却一口咬住她的下唇,这下轮到戴雨潇痛呼,他趁机钻进她的贝齿间,逼着她的舌头共舞,霸道的搅着,激起长串的火花。

冷落在一边的娜娜跺了下脚,转身出了房间。

慕冷睿搂在她腰上的手一用力,带着她后退两步,将她抵在阳台的墙壁上,腾出一只手在她姣好的曲线上游移,来到她的丰盈处,大力的揉着。

戴雨潇又急又羞,拼命的扭动却摆脱不了他的桎梏。

轻薄的够了,慕冷睿退开一点距离,仍旧牢牢的箍着她,让她动弹不得。戴雨潇俏脸绯红,被吻肿了的唇上沾着他的口水,泛着莹泽,胸口急剧的起伏,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诱惑。

慕冷睿很快就有了反应,大手按住戴雨潇的翘臀,压向自己的火热,简直要把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。

戴雨潇明显的感到一根坚固的东西抵着小腹,他嗓音暗哑,“宝贝,你要负责灭火。”

“忘八!”戴雨潇猛的抬头,怒目圆瞪,怒火中却别有一番味道,慕冷睿心底的渴望叫嚣着,急切的想占有她。

这么一晃神的工夫,戴雨潇抬脚狠狠的往他脚上踩了去。

十寸高的细尖的鞋跟,饶是再高的火焰也熄灭了一半,慕冷睿痛的闷哼,戴雨潇趁机推开他,逃难一般飞快的奔了出去,跑了一个拐角后才背靠墙壁大口的喘气。

冰冷的墙壁烙着她的肌肤,戴雨潇不可抑制的开始发抖,连牙齿都开始轻颤。

被留下的慕冷睿恢复了优雅与贵气,看着打开的大门,微微摩挲着眉脚,扯了扯薄嘴,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失控,竟然会有强迫女人的时候,要传出去,他情场浪子的颜面何存。

不过,这个妞虽然辣了点,倒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。慕冷睿插了一只手在裤袋里,俊朗的模样仿佛刚才那纷乱不堪的场面跟他毫无关系,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朝戴雨潇消失的方向沉稳的走去。

剧烈的心跳还未平复,戴雨潇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,从楼梯下到二楼,打算从宴会会场离开,却不料被戴正德逮了个正着。

“爸爸。”戴雨潇低声叫他,迅速裹上冷漠的面纱。

“你在干什么!叫你去和李总熟悉下?你给我躲到哪里去了?”戴正德压低了声音,朝着身后的小女儿发脾气。

戴雨潇面无表情,没有开口的欲.望,一个高亢的声音在旁边说,“爸爸,雨潇才不会做这类事呢,她什么时候为我们财团考虑过呀。”

雨潇回头,看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戴霜霖,精致的妆容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,唯恐天下不乱的火上浇油。

说完又来挽着戴正德的胳膊,“别生气啦,爸爸,我已经和李总约好周末去打高尔夫了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
“你看看,你就不能跟你姐姐多学学,真是百无一用,养你来干嘛。”

戴雨潇微低着头,表情未变,仿佛已习惯了这样的挑拨和谩骂,只是捏着右边的礼服,紧紧的攥了起来。

“戴总,真是难得啊,在这里碰见你。”低沉磁性的嗓音突兀的插了进来,戴雨潇抬头,花容失色。

慕冷睿英俊的脸庞带着亲民善意的微笑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父女三人的身边,灼灼的眼神却只盯着戴雨潇看。

“啊,慕少爷,您好,您好。”明明是尊长,戴正德却挂上谄媚的笑容,只差没有点头哈腰了。那是当然,戴家的华娱财团和慕氏企业相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

“慕少!”戴霜霖也随着变了神色,带着七分端庄三分羞涩,往他的身旁近了一步。

可慕冷睿仿佛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变化,灼热的眼神快要在戴雨潇的身上烧出两个窟窿,嘴里却在问戴正德,“戴总,这位是……”

见慕冷睿似乎对小女儿感兴趣,戴正德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大力的扯过戴雨潇,“这是我的小女儿戴雨潇,还在念书,没见过甚么世面,让您见笑了。”

“爸爸!我不想认识这类人,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对我……”

戴雨潇话音未完,戴正德暗暗的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,“雨潇,不可以发小孩子脾气,你可知道慕少爷是谁,他怎么会是你说的这种人呢。”

“就是,谁会对你怎么样,也不看看自己甚么德行。”戴霜霖不甘的瞪着mm,既然没希望了,也就不用在装出淑女的样子了。

本文未完,后续内容请添+关注微信公众号 kanshu67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27 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网购

印庹神油

辉瑞viagra代购

印度神油是哪家生产的

标签